联盟网站: 赤峰电大校友网 | 柴春泽一号网站 | 柴春泽二号网站 | 赤峰知青网 | 赤峰远程教育网 | 启天网络 | 玉田皋网站 | 赤峰召庙旅游网
今天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字体: 您现在的位置: 国际知青村联盟网 >> 金秋深情 >> 正文
少女的祈祷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不详    点击数:1927    更新时间:2007/3/16    

  收音机中响起巴达契丝卡的钢琴曲《少女的祈祷》,淡淡的,轻轻的,如诉如歌,没有激烈的音响冲突,也没有萎蘼不振的呼噜,清新的音符,象一汪细细的山泉,一点一滴沁入心田,沁入肺腑,直至充满了思绪的海洋。

  头一次听到它,是在父亲的一位老朋友谢伯伯家里。那是1965年春季的一个星期天,父亲带我去谢伯伯家串门。谢伯伯的儿子,我叫他谢哥哥的,那年正好准备初中毕业升高中。谢伯伯让谢哥哥给我们弹奏一曲,于是我听到了生命中的第一首在身边演奏的钢琴曲——《少女的祈祷》。

  谢哥哥学力强悍,初中的课程绰绰有余,课余便将精力分配给船模与钢琴。那时候,谢哥哥的小船在复兴公园的湖里一放,湖边立刻围满了人,啧啧称奇的人们便指手画脚地评论起来,孩子们则争先恐后地跟着小船行驶的方向,不断地在湖边绕圈子奔跑。

  谢伯伯和我父亲,都是单位歌咏队的成员,酷爱音乐的谢伯伯还在家里添置了一台钢琴。那年头,有钢琴的人家极少,挣工资的人勒紧裤腰带两年就可买一架钢琴,不过那时钢琴对一般人家来说是奢侈品,经济上正在缓慢复苏的这个国家,是不提倡个人购买的,除非你是个发烧友。

  谢哥哥的演奏似乎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在那时的我看来,那就是天上的音乐,不可多得。从此我知道了,原来所谓的“西方音乐”竟然是这么美妙,这么动听!对于西方古典音乐,那时电台里不放送,报刊上不介绍,音乐书店的相关书籍也很少,顶多是一些练习曲。就是这些练习曲,后来也被清除出了书店的柜台,不过那是后话了。

  1966年开始的那场动手动脚的造反,一直持续了一年多。我们家和谢伯伯家已经不能来往了,父亲和谢伯伯都分别被隔离审查,回不得家。记得是在夏季的一天晚上,大热的天气,单位办公室开着窗,地铺上躺满了被审查的对象,对象们的外圈是那些造反派们。父亲睡不着,翻身坐起,立刻就有一位高度警惕的造反派同时坐起,紧盯父亲,怕有什么破坏形势的事情发生。谢伯伯关在另一处,互相之间不通消息,防止这些“国民党特务”们串通一气。68年时父亲被解除“隔离审查”,回家没过几天太平日子,又被招去统统送到“五七干校”,开始了又一段难忘的日子。在五七干校,父亲从其他人嘴里大概知道了谢伯伯的情况,他在隔离审
查的某一天,因不堪凌辱而跳楼自尽了。

  整个文革期间,在外滩那幢面对黄浦江的大楼上,父亲单位总共有17位被隔离审查者,他们的生命永远地消失在了大楼边,无言的浦江带走了他们曾经的音容笑貌...眼下,人们站在灯光灿烂的黄浦江边,东方明珠巨大的球体悬在黑色的夜空,翩翩起舞的人们怎么也不会想到,三十几年前这里的一幕幕人间惨剧...

  1970年3月,我去了黑龙江插队。随身带了一台自己组装的收音机,在那个文化生活极度贫乏的年代,它给了我无穷无尽的快乐和满足。每天晚上,伸展着疲乏的肢体躺在炕上,把收音机的喇叭贴在耳边,音量开到最小,一只手慢慢拨着旋钮,细心地搜索着出现的任何一个远方电台,那里可能会正在放送我最喜欢的音乐...当我再度从收音机里听到《少女的祈祷》时,那种欣喜是无法言传的...

  畅我所爱小朋友寻找母亲的文章,读来就如同少女的祈祷,淡淡的,轻轻的,柔柔的,强烈的情感冲突被深情的呼唤代替,涓涓小溪般的言语如同简单而清新的旋律,久久回旋在受过伤的心头...久远的回忆和曾经的苦难,化作今天生活的动力和对明天的祈望,融化在我们这一代的心里,融化在畅我所爱这一代的眼中,融化在想象的蓝天里...

  算起来,谢哥哥应该是六八届高中生,应该也是去了某个偏僻的地方上山下乡了,象他这样的“黑五类子女”,当年惟一的选择就是上山下乡,没别的路。他的母亲后来听说改嫁了,原来的家那个地方,现在也动迁了,找不到一点儿痕迹。不知道谢哥哥能不能看到这篇帖子,我真的好想你...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一个知青子女的感人故事
    顾问:侯隽 董事局主席:孙奎连 站长:柴春泽 常务站长:刘军凤 蒙ICP备20002477号
    联系电话:0476-8350008 手机:13704765925 站长邮箱:cfccz@263.net
    主办:国际知青村联盟网 技术支持:启天网络 版权所有:国际知青村联盟网
      蒙公网安备1504020215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