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网站: 赤峰电大校友网 | 柴春泽一号网站 | 柴春泽二号网站 | 赤峰知青网 | 赤峰远程教育网 | 启天网络 | 玉田皋网站 | 赤峰召庙旅游网
今天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字体: 您现在的位置: 国际知青村联盟网 >> 金秋深情 >> 正文
徐霞兴 :《 情系黑土地 》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不详    点击数:2565    更新时间:2007/10/20    

    有知青说过;我们最美好的青春年华已定格在黑土地,永远不能带走。

    回想起那时蹉跎的岁月,我们无悔无怨,当年的路不是由我们自己选,但我们照样坎坎坷坷地走完,而且走的像模像样,为有这段经历的磨练而骄傲,人生经历从那时起扬起了风帆,无论是漫长或者暂短,今天在各行业的成功,离不开当年初涉社会的铺垫,并伴随着今后人生走到尽端。

    遥远,清晰的回忆——襄河种马场的第一天

    记得当年刚踏上农场的第一印象是:房上的烟囱冒着袅袅青烟,山坡上一垛垛堆着的羊草垛,林子里一片片的白桦树。

    这景象对一个生长在南方城市的我来说,是从未见过的,误解为这里的每栋房屋都是食堂竖着这么多的烟囱?这里的山坡上有这么多的坟地?这里树林里的白桦树干都是用石灰水刷白的?

    那是一九六九年九月二十一日,记得这天清晨,襄河种马场的知青都在北安下车,换乘拉煤畅蓬货厢的火车前往龙镇,这一路站立在没有顶的货厢里,快速的列车所形成的风,翻卷着车厢里的煤灰使人无法睁开眼,在隆隆的车声中,缩头捂耳到了龙镇。

    天上下着雪,那年是雨季的深秋天。

    我们分乘十几辆大卡车颠簸到了襄河,在拥挤昏暗的场部大礼堂,我们刚到的第一天,宣读分配各分场的名单,叫到名的到大门口上车前往,“一分场,二分场,......”,知青们一批批都跟着各分场带队的上车走了,剩下没有叫到名的(大约四十人左右)分去九分场,当时听说九分场是刚开始建的。

    记得已是下午四五点,我们拿着随身携带的行李,跟着带队(记不清是谁了)上了一辆后车厢高栏板的解放牌大卡车。

    大卡车载着我们使出场部,不远就是二分场,刚过二分场泥泞的道路坑坑洼洼高低不平,剧烈的颠簸使卡车慢速行驶,过三分场的时候已接近黄昏。

    驶出三分场,不一会儿卡车就在黑暗中颠簸行进,寒冷的气温使大伙儿头都缩进了棉大衣里,突然有人喊“远处有灯光”,伸出脑袋望远看,“那是五分场”带队的说。

    卡车继续往前开。

    过了五分场,开始进入了林区,道路在树林里向前延伸,此时的道路更加颠簸,泥泞的道路使卡车或左或右横向打滑,我们在车厢里双手紧拉栏板缩成一团,只有满耳的汽车的轰鸣声,别的也无法顾瑕,黑暗中盼望着看到灯光,但所经过的灯光亮处不是二中队、就是七分场。

    从七分场再往前几乎已没有道路,卡车在前车灯的照射下沿着原有的车辙漫漫地向前。
突然卡车的速度逐渐加快,感觉是在往下,原来是一个大下坡,卡车无法自控,连行带滑一直冲下大坡,一头扎进了一个大水坑停下,我们全体下车,在带队的一、二、三推车的号声中,我们在卡车的两侧和后面,帮助卡车在泥坑中挣扎着往上爬,在折腾半天无望的情况下,带队决定;车留下,所有人员先徒步去九分场。

    这是一片开阔的大草甸,无数条重叠的老车辙清晰可见,我们自然排成蛇形般一字的队伍,沿着车辙,踩着塔头墩一脚深一脚浅,穿过了草甸又上坡进入了树林。

    我身穿绿色的棉大衣,脚上的解放跑鞋早已湿透并沾满了泥浆,冰冷冻脚的感觉有些难熬,默默地跟着队伍一步一滑地往前,脑海里像空白的一般,懵懵懂懂地感觉,难道艰苦的生活由此开始?没有想到什么叫长久的磨练,只是奢望着解决眼前的饥寒。

    ——四天前的上海,晴空万里阳光灿烂,锣鼓喧天的火车站,高音喇叭里:“广阔天地,大有作为。我们也有两只手,不在城市吃闲饭……”。站台上涌动的人群间,父母挥手抹泪的身影,随着火车的一声长鸣渐渐地被推远。

    ——四天后的今天环境变化之大,使人无法接受,也无法抗拒,更需面对现实,这大概就是人生的转折点?或深或浅,或长或短的想法又在脑海里翻卷,没有任何的依靠,没有更多地与家人商谈,只能像现在一样默默地在黑暗中跟着队伍摸索着向前。

    不知走了多长时间,带队的说;“穿过这片树林,翻过前面山坡就是九分场”。

    有一座上面写着“屯垦戍边”的简易牌楼横跨在还未成形的土路上,从底下走过就算是进入了九分场,树林旁一块不大的平地,树立着四顶一人多高,十米左右长人字斜顶的棉帐篷,从棉门帘缝处露出微弱的亮光,稍远处的夜色下还有几栋土坯房。

    黑暗中手提马灯的卞队长(外号叫卞老卡)带领一伙人迎接我们的到来,并把我们引进了棉帐篷。

    棉帐篷里很暖和,借助高挂马灯的光亮,稍能看清两边是木板搭建,铺着炕席的睡铺,泥土的地面,中间是一条通到另一端门的过道,用半个油桶和砖砌成的取暖的火炉在过道的中央,呼呼的火苗把半个油桶的火炉烧得通红,坐在火炉旁脸烤的发烫,脱下棉大衣和湿透的解放跑鞋,顿时感觉暖流从泡白的脚尖开始回升。

    大家都脱鞋烘烤,水气带着脚丫的异味顿时在帐篷的上空盘旋。

    在卞队长含糊不清没有听懂的欢迎讲话之后,宣读了住宿方案,隔壁的帐篷为女生宿舍,男生就住这个帐篷,并为我们准备了晚餐。

    两个矮小的老头捧着碗筷挑着担,跨进帐篷招呼着大家吃打卤面,在挑来的水桶里舀着卤,在另一只水桶里捞的面,啊!美味的东北打卤面,两碗下肚还想添,从此落下了百吃面条而不厌。

    因为我们所有的行李还未到。几天的旅途疲惫不堪,刚才暂时解决的饥寒,使我们合着棉大衣,头朝着过道,排卧在铺着炕席的板铺上。

    多么宁静原始的夜晚,风在树林间一阵阵地穿梭,发出沙沙作响的声音,仿佛就在我们的耳边,襄河的第一个夜晚,使人恐惧使人心酸,使人无奈使人思绪万千……。隔壁的帐篷传来女生的哭泣声,感觉渐渐地遥远,遥远……。

    在九分场的时间很暂短(三个月),还能想起汪宝康、白桐玉、叶红、海鹏几位,祝他们安好!

    啊! 遥远难忘的记忆,
    清晰可见的一天,
    自立操舵着小舟,
    鼓起脆弱的风帆,
    不知行途的深浅,
    未卜暗礁和浅滩,
    回展蹉跎岁月年,
    永不改变是眷恋。


                         ——于2006年9月25日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站在地球之极的人——徐霞兴
    徐霞兴,上海知识青年的骄傲
    顾问:侯隽 董事局主席:孙奎连 站长:柴春泽 常务站长:刘军凤 蒙ICP备20002477号
    联系电话:0476-8350008 手机:13704765925 站长邮箱:cfccz@263.net
    主办:国际知青村联盟网 技术支持:启天网络 版权所有:国际知青村联盟网
      蒙公网安备1504020215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