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网站: 赤峰电大校友网 | 柴春泽一号网站 | 柴春泽二号网站 | 赤峰知青网 | 赤峰远程教育网 | 启天网络 | 玉田皋网站 | 赤峰召庙旅游网
今天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字体: 您现在的位置: 国际知青村联盟网 >> 金秋深情 >> 正文
带着总理发给我的球拍下乡插队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不详    点击数:4972    更新时间:2008/5/23    
       

                                  带着总理发给我的球拍下乡插队

                                             江菱菱

    有的人活着,却遭万人唾弃。有的人死了,却永远活在人民的心里。敬爱的周恩来总理虽然已经离开我们将近32年了,但人民爱戴他,敬仰他,对他的怀念之情并不因岁月的流逝而减弱。他永远是矗立在中国人民心中的一座丰碑。每当我在屏幕上看到周总理那儒雅的形象,就会引起对往事的怀想。41年前我在北京有幸两次见到周总理的情景,立刻浮现在脑际,那么清晰,那么鲜明,就像发生在昨天一样。


                                         两次见到周总理

    1966年2月,我作为福建省少年女子乒乓球代表队的一员,来到北京,参加全国21个单位女子少年乒乓球比赛。16日上午,闭幕式在首都工人体育馆举行。会前,领队告诉我们,今天中央首长要接见我们。“谁啊?到底是谁啊?”我们七嘴八舌地问,领队笑而不语,然而他的心情和我们一样不平静。我们早早来到体育馆,我觉得它比往日显得更壮观、更漂亮。馆里华灯一起开放,五彩缤纷,灿烂辉煌,好像天上的星星霎时全落到人间。主席台上高高挂着毛主席的画像,两旁是鲜红的国旗,前面是苍松翠柏的盆景和争奇斗艳的鲜花。观众台上早已座无虚席。大家的心情和我一样,按捺不住心头的喜悦,笑容浮现在每一个人的脸上。我们在大会工作人员的带领下,走到主席台前排好队,静静地等候。

    9点10分,寂静的大会场突然爆发出一阵春潮般的掌声,中央首长健步走过来了。我一眼就看出走在最前面的是我们最敬爱的周总理!人群沸腾了!我们真想又笑又跳,然而我们都一脸的庄重,只有一双双明亮的眸子闪烁着喜悦的火花,一双双手掌都拍红了还不能尽情表达我们激动的心情。周总理微笑着向我们招手。待首长们都上主席台坐好了,雷鸣般的掌声才渐渐平息下来。这时大会主席在讲些什么我全听不到,我只顾睁大眼睛,往前靠得更紧,看得更清楚了:周总理穿着黑色的中山装,脸上呈现出慈祥的笑容,刚毅的浓眉和含笑的目光,吸引着每一个人的视线。他的头发已经染上初霜,脸上有几道深深的皱纹。我不禁想到:周总理为人民辛勤操劳,日理万机,却还特地来参加我们的闭幕式,他对我们少年乒乓球运动员是多么关怀,寄托多大的期望啊!当大会裁判长宣布完比赛成绩,由周总理发奖时,会场里又响起一阵热烈欢快的掌声。在雄壮的《运动员进行曲》声中,周总理朝我们走过来了!周总理给每个队发了奖状,又给每个队员发纪念品 —— 刚出版的《毛主席语录》(这在当时简直是太珍贵了)、一本印着毛主席手迹“向雷锋同志学习”的笔记本,还有一个乒乓球拍。总理还一一跟我们握手。我紧紧握着总理的手,全身就像透过一阵暖流一样,只顾笑却说不出话。后面的小运动员没法握手,急得直跺脚,前面握过手的就转过身和他们握手,把这温暖传递给每一个人,让大家共享和总理握手的幸福!发完奖品,总理要立即赶回去工作,大家依依不舍地和他道别,激动的心情好久不能平静下来。当时我就想:敬爱的总理,我们一定不辜负您的期望,要练好本领,将来为国争光!

    可是,我回到厦门没几个月,“文化大革命”就爆发了。整个国家的命运发生了大逆转,个人的命运也随之跌入低谷。学校再也容不下一张安静的课桌,闹哄哄的。那些造反派整天斗领导、斗老师。少体校也瘫痪了。我被某些人视为“修正主义苗子”,加上“家庭社会关系复杂”(有亲戚在台湾),没少遭白眼。学校呆不下去了,有些同学已经自发组织到各地串联。于是,11月初,我和几位同学相邀也到北京串联去了。乘火车一路辛苦,车厢里拥挤不堪,空气浑浊,几乎透不过气。一到北京还未下站,就听到接待站的大喇叭不停的响:“红卫兵小将们,周总理说,每个来京的红卫兵,都是毛主席的客人,我们向你们表示最热烈的欢迎!”这是周总理说的?我呆住了。虽然我还不是“红卫兵”,连“红外围”都不是,但听了仍然感到非常亲切。时值严冬,几句话,让饥肠辘辘、冻得瑟瑟发抖的我们就像靠近火盆暖透全身。等接待站安排住宿后,有人告诉我们过几天毛主席要检阅来京的红卫兵。11日上午,我们准时来到天安门广场排队等候,我刚好站在最前排。下午3点整,伴随着熟悉的《东方红》乐曲声,毛主席和周总理乘坐的“北京牌”敞篷汽车慢慢开过来了。狂热的人海立即掀起千层巨浪。“毛主席万岁!”口号喊个不停。我看见毛主席向人群挥手致意,我看见周总理面含微笑。一刹时,一个个历史镜头在我脑海中闪现:遵义会议的灯光、长征路上的篝火、延安的宝塔山、重庆的浓雾、北京的晨曦……周总理和毛主席一起走过那不平凡的战斗岁月,终于迎来了新中国的诞生。如今,他们乘坐的车子缓缓地从我们面前驶过,近在咫尺,看得格外分明:毛主席红光满面,而周总理似乎比以前清瘦许多,头上又添了几多白发,紧锁的浓眉,严峻的目光,似乎在为中国的前途担忧。是啊,国内国外,总理要操心的事实在太多了!总理,您要多保重!我目送着车子渐渐远去,直到消失。


                                  带着总理发给我的球拍下乡插队

    1969年,毛主席号召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我背着简单的行装,带着周总理曾经发给我的纪念品,带着他亲手发给我的乒乓球拍,到革命老区闽西上杭南阳插队去了。那里生活艰苦,劳动繁重,根本不可能有条件打乒乓球,但我还是常常在宁静的夜晚,拿出球拍深情地摩挲着,想起总理的接见,看看身处的环境,心里十分惆怅。没想到,3年后,我被调到上杭县少体校工作,成为山区的孩子王,当上乒乓球教练。我仿佛听到总理说:“好好干吧!”这难道不是一种缘分?我非常热爱这项工作,在那动荡迷茫的年代,孩子们的点滴进步,都是对我莫大的安慰和鼓舞。

    “文革”那一场浩劫,给全国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周总理处境艰难,仍坚持繁重的工作,呕心沥血,积劳成疾病倒了。当我每一次从报纸上看到总理在医院接见外宾的照片,看到他日渐消瘦、面容清癯,就好像一块石头压在心上。以江青为首的“四人帮”反革命集团竟敢冒天168 下之大不韪,不择手段地对周总理进行恶毒的诬陷和迫害,病魔也成了“四人帮”的帮凶……

    忘不了,那个寒冷的严冬的早晨,突然传来了撕裂长空的哀乐,传来令人心碎的噩耗:1976年1月8日9时57分,我们敬爱的周总理离开了我们!顿时,心脏几乎停止跳动,地球似乎失去了平衡!北京成千上万群众冒着鹅毛大雪,自发给总理送行。十里长街,望不到尽头。灵车一到,男女老少满脸泪水,一片哭声,天地都为之动容!这悲愤的泪水,是对历史的鉴定!这悲恸的送行场面,将永远定格在中国人民的脑海里,永远不会消失!然而紧接着“四人帮”的秘密指令一道道发下来:“不准开追悼会,不准戴黑纱,不准??不准??”总理啊!我看到您生前在敌人面前是何等威严,您死后,也使他们如此胆战心惊!我不管那些指令,白天,我给乒乓球小运动员们讲述总理的丰功伟绩,勉励他们继承总理遗志,从小刻苦训练,学好本领,将来为人民服务。夜晚,我想起总理的两次接见,满面泪痕,不能入睡。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万恶的“四人帮”早已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30多年过去了,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大变化,我的人生轨迹也随之发生很大的变化。“文革”一结束,我即考上大学,毕业后当上教师,后成为公务员,如今已经步入老年人的行列。当年的球友,大多改行,有的再也没握过球拍。可我一直无法割舍这一爱好。2006年底,我有幸随厦门市老年体育代表团到闽西龙岩参加福建省第七届老年运动会乒乓球赛,意外地与当年一起赴京参赛的福州选手刘钦、莆田选手明丽相逢,更没想到大会的总裁判长就是当年带领我们赴京参赛的刘教练。欣喜之余,我们谈起当年的情景,谈起周总理的亲切接见,感慨万分。我更感动的是当年我在上杭教过的许多学生闻讯后纷纷从各地赶来见我,从广东、从福州、从上杭赶来,在龙岩工作的就更不用说了。他们中有全国优秀幼儿园园长、身任要职的公务员、出色的企业家、各单位的骨干。还有两位是当地少体校乒乓球教练,就像我当年教他们一样正教下一代打乒乓球。敬爱的周总理,您能看到吗?我没能成为优秀的乒乓球运动员为国争光,但我遵循您的教导,在革命老区开展群众性体育活动,提高少儿乒乓球运动水平方面,也有我洒下的汗水。如今老区的群众体育活动蓬勃开展,乒乓球运动后继有人,这不也是您生前的愿望吗?特别要告慰您的是:2008年8月,第29届奥林匹克运动会将在北京举行。那时候您将看到,我国优秀体育健儿英姿勃发,一再登上世界冠军领奖台,在庄严的《国歌》声中,仰望着鲜红的五星红旗冉冉升起,豪情满怀,无上荣光!您将看到,五大洲不同肤色的朋友们同场竞技,欢聚一堂,高唱“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您在天有灵,一定陶然欣慰,与我们共同举杯,祝愿祖国繁荣富强!祝愿世界人民的友谊地久天长。


■ 作者介绍:

江菱菱:女,1949年出生,厦门一中“老三届”学生。1969年3月到闽西上杭县南阳公社插队,1972年6月调到上杭县体委任少体校乒乓球教练。1978年4月至1982年1月在厦门大学历史系学习,毕业后分配到福建省集美财政专科学校任教。1988年3月调到厦门市政协工作,1993年起任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文史和学习宣传委员会副主任直至退休。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周总理的“近民”魅力与一些官员的“摆谱”
    周总理百年诞辰邢燕子侯隽参加《周恩来与天
    1965年7月5日,周恩来总理在石河子接见上海
    石河子周总理纪念馆(周恩来总理纪念碑)
    总理拉着我的手
    周总理亲自批准我们去云南
    周总理,贴近着我们
    老知青回忆如歌岁月  大学生感恩总理情怀
    32年对周总理深情不减    著名知青昨岛城共
    周总理活在我们心中
    顾问:侯隽 董事局主席:孙奎连 站长:柴春泽 常务站长:刘军凤 蒙ICP备20002477号
    联系电话:0476-8350008 手机:13704765925 站长邮箱:cfccz@263.net
    主办:国际知青村联盟网 技术支持:启天网络 版权所有:国际知青村联盟网
      蒙公网安备15040202150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