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网站: 赤峰电大校友网 | 柴春泽一号网站 | 柴春泽二号网站 | 赤峰知青网 | 赤峰远程教育网 | 启天网络 | 玉田皋网站 | 赤峰召庙旅游网
今天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字体: 您现在的位置: 国际知青村联盟网 >> 共建新农村 >> 正文
一位西部支教的青年志愿者:浅谈“新知青下乡”现象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不详    点击数:6862    更新时间:2006/8/13    
                      
                                     浅谈“新知青下乡”现象
 
                                             不死鸟

    三十年前轰轰烈烈的知识青年被迫“上山下乡”的政治运动,曾经影响过几代人,人们对其评价众说纷紜;现时,当愈来愈多的农民纷纷进城之时,离开城市的青年也愈来愈多,他们自愿地“上山下乡”,来到偏远山区或基层小镇工作或成为青年志愿者,开始自己独特的青春体验。这种“新知青下乡”现象———阶段性地离开城市,成为现代城市青年中的别样生活方式;而当这些被称为当代“新知青”上山下乡后,发现原来城外也是海阔天空,有很大发展空间。

    对于像笔者一样的“新知青”来说,真是百感交集。当然,从自身观望自身,会有它的局限性。综观过往绝大部分的回忆及小说,关于“知青”的论调,大都从政治角度出发,以事后诸葛亮的语调,以当年身受摧残、迫害的某些知青对上山下乡的抗拒作为佐证,全盘否定上山下乡。其实,无论是当前的新知青或是当年的老知青上山下乡,都是一定历史时期的产物,都有其一定的发展必然性及合理性,我们应历史、客观地看待它们。

    三十年前知青的上山下乡与现时的新知青上山下乡有何异同?一般分析,不同之处大约有这么几点:其一,现时上山下乡是部分知青的事,是自愿的,称之为“青年志愿者”;而当年基本上是全部中学毕业生的事(只有极少数人留城),是被迫的。其二,当年上山下乡是没年期的,要准备一辈子待在农村(不过后来的事实基本上是十年左右回城,有的更短);后者是“阶段性地离开城市”,多数人是一年到两年的时间;其三,现时上山下乡的对象集中在毕业大学生,相对于当年上山下乡的中学毕业生而言,知识结构相对完整,整体素质较高;其四,青年志愿者行动是国际发展的一个趋势和潮流,与国际志愿行动接轨,它倡导了“奉献、友爱、互助、进步”精神和“受教育、长才干、作贡献”的宗旨,涉及到环境保护、智力支教、大型接待、抚老助残等多个领域,服务区不仅限于农村,在城市发展中青年志愿者行动也有着重要的作用,集中展现的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和当代青年的精神风貌,与当年的上山下乡相比,在服务的深度和广度上都有进展,增添了许多时代特色。

    相同之处都是社会大势所趋。现时的新知青上山下乡是适应经济发展,社会竞争日益加剧,就业压力倍增;而三十年前的知青上山下乡,据后来披露的资料指出,除了政治原因外,实际原因主要也是积压了三年的大量初中及高中毕业生,难以安排在城市就业,只能安排到农村。笔者想特别地指出一点,就是两者都有相当多的知青,对上山下乡是怀有锻锻炼自己,成就大器,奉献国家青春激情的。另外,中国的青年志愿者行动和西方相比,还是有较浓重的政治味道,主要由团中央组织实施,而民间组织中的志愿行动并没有广泛地发展起来,似乎仍然是一种政府行为。志愿者的的激励机制、保障机制等体制建设尤其是制度执行力方面还需要加强。

    北京市曾组织首都大学毕业生基层志愿服务团,招募千名大学生志愿者到北京的十个远郊区县的百余乡镇、开展为期一年的基层志愿服务。近期有关调查发现,虽然条件艰苦,但是竟然还有百分之八十七点五的志愿者至今坚持在偏远山区工作。而共青团中央资料显示,数年前往西部农村扶贫的志愿者,绝大部分也基本留在当地。八十年代出生的大学生大都过惯了城市生活,并向往在大都市工作,但为何近年都热心到最艰苦的农村去工作呢﹖北京一项“新知青”的调查发现,除就业难以外,服务基层社会,体现自身价值,了解中国社会,磨练人生等就业价值取向,是其中最主要原因。

    也相当广泛地存在这样一种认识。中国有八成的农民,如果不了解他们的真实生活,就没有资格去谈中国社会。更有学者指出,并不排除部分“新知青”是由于不满或厌倦城市生活而选择离城,其中绝大多数人可能会从农村经历中获得人生感悟,因为农村自然比城市要条件艰苦,这种处境下会激发人原始的生命能力。

    这些年来,总有人从否定文革出发,把当年知青上山下乡全归咎於文革,不仅否定当年政府的动机,而且连当年不少知青报效国家的爱国激情也统统否定,笔者认为这并不是尊重历史的态度。

    讲到知青上山下乡的好处,当年知青热烈响应政府的号召,对国家而言,是解决了严重的就业问题;现时,新知青上山下乡,则是开拓了多元化就业门路,部分紓缓国家就业压力。而更应强调的一点是,无论过去及现在的知青上山下乡,都已经或将会锻炼出一批有为人才。

    就以三十年前的上山下乡为例,当年不少知青荒废了学业固然是重大损失,但更多人并无怨天尤人,而是积极迎接崎岖的人生,经历重大磨练,真正体会了民间疾苦,成为日后工作、学习和生活的强大推动力。有知青说只要上山下乡受过苦,回城后一切辛苦都变得是“小儿科”,不算苦了。正是这批人,后来大都成为各行各业的骨干,有的甚至成为现时成功的企业家,各级政府的领导人,以及其后到国外发展成为科学家、企业家的许多有为人士。众多当年的知青十分珍惜此段历程,他们不理会社会如何看,不时聚会,怀念过往的激情,怀念这段不平凡的经历,藉以鼓励自己,面对新挑战。

    因此,在现时市场经济条件下,不少年青人过多地受物质诱惑,只顾為自己追名逐利,对国家前途及自己的社会责任淡没的年头,出现“新知青下乡”这种别样生活方式,绝对是值得高兴的事,是一种可以理解、于国于民都甚有益处的发展,一定可以培养出新一代有抱负、有理想,懂得社会实际民间疾苦的新型建设者,我们肯定新知青上山下乡,首先应肯定这一点。

    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作为国际青年志愿者行动一部分的有中国特色的“青年志愿者行动”,它在本质上是适应时代发展潮流和青年运动的发展趋势的,也是符合当代中国国情的,但绝不能像当年的“知青上山下乡”一样成为一段时间的政治运动,将它异化为单纯的政府行为。一项行动的可持续发展,不能仅仅依靠激情和空想,必须走向制度化、机制化、规范化,应该建立起来开放的体制,与国外的先进机制学习,与国际真正接轨,才可能真正具有可持续发展的生命力。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一位古稀老人的爱国爱民情怀
    树木:在报上看到的,一位知青朋友护理患老
    一位老知青的思乡情怀
    “一位老共产党员”的秘密 李瑞环同志十年助
    忆总理——生前最后一位秘书讲述陪伴伟人的
    一位广州知青的海南情结
    顾问:侯隽 董事局主席:孙奎连 站长:柴春泽 常务站长:刘军凤 蒙ICP备20002477号
    联系电话:0476-8350008 手机:13704765925 站长邮箱:cfccz@263.net
    主办:国际知青村联盟网 技术支持:启天网络 版权所有:国际知青村联盟网
      蒙公网安备15040202150516号